农村金融:70年的创造与变革

过去70年中国农村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离不开金融力量的持续创新、银行业的严密保护和社会资本的精确赋权。

张睿改写了信用创造困难的农村贫困,以丰富的金融供给壮大了农业主体,以多样化的信用模式满足了农民的需求。过去70年中国农村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离不开金融力量的持续创新、银行业的严密保护、社会资本的精确赋权以及资本市场的敏感反应。

在整个中国金融主体阵容中,农村信用社是唯一与新中国农村步调一致的金融机构。这个为农村服务的基层金融组织最初由中国人民银行直接领导。其基本功能是通过成员成为股东的方式吸收私人资金,同时接受社会储蓄。

然而,由于建国后很长一段时间农民家庭经济收入普遍微薄,且对新的金融事物存有心理抵触,加之商业化储蓄供给非常有限,农村信用社的融资半径受到了极大的抑制,其面向农村的金融服务功能没有任何起色。然而,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农民家庭的经济收入普遍较低,对新的财政问题存在心理阻力。此外,商业储蓄的供给非常有限,农村信用社的融资半径受到极大抑制,其农村金融服务功能没有得到改善。

1979年中国农业银行恢复其在市场上的合法地位后,农村信用社自然被分配到中国农业银行的管理部门,因为它携带着相同的“农业”基因。

直到1996年,四大国有商业银行明确界定了向现代企业转型的方向,农村信用社才摆脱了农业银行的行政隶属关系,成为独立核算、独立管理、风险承担、自负盈亏、自我约束、民主管理的法人实体。农村信用社市场化改革迈出了关键一步。

农村信用社改革的第一步是探索以县为单位的统一法人产权制度。虽然这一制度框架能够保证农村信用社支农支农的功能不会发生很大偏离,但“小法人”的性质也部分限制了其自身的控风创新能力。因此,县域法人制度建立实施约八年后,农村信用社开始了新一轮的管理体制改革,即农村信用社的管理将由中央政府移交给省级地方政府。此后,根据全国各地的要求,成立了省级农村信用社。

在省级信用社成立的同时,农村信用社也启动了股份制或股份合作制改革。最后,农村信用社重组为农村商业银行花了大约5年的时间。

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中国共有农村商业银行1397家,占银行业金融机构总数的30.45%。

多层次金融供给主体的构建新中国成立后,由于农村信用社的薄弱,农村金融的分布长期处于盲点。

然而,报酬与产出挂钩的家庭承包责任制改写了农村土地的所有权关系,也导致生产和管理实体的重建。农村产业结构也呈现多样化。农村经济的数量日益增长。因此,对金融服务提出了更强烈和更广泛的要求。

在这方面,仅靠合作融资难以满足所有的资金需求。

从动态的角度来看,在成本控制的驱动下,自1996年中国农业银行拆除并合并县级以下商业网点后,大型国有商业银行积极跟进,虽然农村地区的金融供给在短期内或多或少受到影响,但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出现,商业银行的农业服务功能已经重新启动。

目前,除了农业银行建立“三农”金融业务单位,邮政储蓄银行也建立了“三农”金融业务管理框架。五家大银行和十家股份制银行成立了普惠金融业务部或其他专门从事普惠金融业务的部门或中心。农村市场精简的管理体制和精确的运行机制已经成熟。

事实上,当国有银行把业务重心转向城市时,一方面,它们迫使农村信用社改革,同时为新农村金融服务主体的诞生留下了空间。因此,农村信用社股改后农村金融渐进式改革的结果就是农村银行的成立。

据统计,截至2018年底,全国已有1674家村镇银行开业,总资产超过1.68万亿元。

经过70年的积累,多层次、广泛覆盖和可持续性是农村金融的真实写照。

到2018年底,全国银行业金融机构的乡镇覆盖率将达到96%,农业贷款余额将达到32.68万亿元。当然,有一个数据值得特别关注,那就是全国银行业金融机构对农村小额贷款余额达到2488.9亿元,扶贫开发项目贷款余额达到4429.13亿元,创造了全球奇迹。

1978年底,中国农村贫困人口为7.7亿,到2018年底,已降至1660万。同期,农村贫困率从97.5%下降到1.7%。

多元化的“输血”模式,农业和农民的信用风险客观上大于其他行业和主体。单纯依靠金融机构的纯商业供给安排不仅会产生金融自律,还会产生相应的金融风险传导。

对此,中国围绕实现高效、无风险、便捷的农村金融供给,建立了多种形式的“输血”模式。

“政府和银行担保”模式是指政府支持或直接投资建立担保公司,为符合条件的农业信贷项目提供担保,然后银行发放贷款。

一方面,该模式将银行与农户之间的“一对多”关系转变为与担保公司的“一对多”关系,降低了交易成本,另一方面,它发挥了金融资金的杠杆作用,降低了银行信贷风险。

保险公司为贷款主体提供担保保险,银行提供贷款,政府提供保费补贴、贴现补贴和风险补偿支持的“政府-银行-保险”模式实现了金融、信贷和保险的三重驱动。

这种模式不仅可以起到增加保险信任的作用,还可以削弱对抵押品的需求,使农民能够获得快速优惠的贷款,同时实现政府、银行和保险机构的风险分担。

“银行贷款+风险补偿”模式,即金融基金设立风险补偿,合作银行提供无担保、无担保、低成本、简单快捷的贷款,发生不良贷款时,按照约定的程序和比例从金融风险补偿中进行补偿。

一方面,该模式弱化了对农民财产抵押的要求,调动了银行的积极性,有效提高了贷款的可获得性。另一方面,它扮演着“小而广”的金融基金角色,政府风险补偿利用银行贷款。

“两权抵押贷款”模式,即农民以农村承包土地经营权和住房产权从银行获得抵押贷款。

该模式赋予“两权”抵押融资功能,激活农村存量资产,有效拓宽农民融资渠道。

为了消除“两权抵押贷款”的风险,全国许多金融机构也创造了“两权+第三方担保”和农村多产权组合抵押等多种信贷产品。

“农村互联网金融”模式以互联网为载体,利用大数据、云计算和物联网等新技术打破传统金融模式的时间空和成本约束,提高农民的信贷可获得性。

目前,除了嵌入农村金融的蚂蚁金融、京东金融等互联网企业外,以新希望、大北农业为代表的农业供应链服务提供商、以海尔工业金融为代表的产业资本以及以宜欣、金农圈为代表的P2P互联网贷款平台纷纷进入农村金融领域。“三农”领域互联网金融总规模超过2400亿元。

与世界上最早的商品期货相比,具有吸引力的农业期货受中国整体经济背景的制约。尽管推出的时间要晚得多,但增量扩张的速度已经远远领先于世界。

自1990年郑州粮食批发市场在中国产品期货市场迈出第一步以来,中国期货市场已上市24个农产品期货品种,总成交额29.83亿手,使中国成为世界第二大农产品期货市场。

作为农产品期货市场的衍生产品,中国还创新引入了“保险+期货”模式,该模式基于“农产品价格指数保险”,即农业生产者和经营者可以对市场价格大幅波动和农产品价格低于目标价格造成的损失获得经济补偿,结合“期货”因素后,可以利用期货市场分散价格波动的系统性风险。

数据显示,40多种农产品已被纳入“保险+期货”试点计划,价格保险已延伸至收入保险。

农产品期货市场具有价格发现功能,即期货价格代表了未来商品价格的真实性和持续变化趋势,从而为利益相关者,如农民利用期货市场确定生产规模提供清晰有力的指导;农业饲料公司利用农业期货限制最高收购价格;农产品经营者利用农产品期货为客户提供灵活的销售方式,农产品交易者利用期货市场确定交易价格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