扇贝从贝壳屋顶跑了出来?深交所14个问题指向财务核心张子道延迟回复询问

鉴于上半年张子岛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下降了8.55%,但净利润却下降了261%,询证函要求张子岛解释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大幅下降的原因和合理性。

此外,从半年度报告的营业收入和成本表可以看出,张子岛的成本数据波动很大。不利的张子岛(002069。《投资时报》的研究员SZ最近几个月多次受到攻击。

不但受到证监会处罚,董事长被处以“终身市场禁入”,连公司准备“瘦身”变卖资产的计划,也被财务顾问和会计师事务所双双拒绝出具肯定意见。他不仅被中国证监会处罚,而且董事长也被判“终身禁止进入市场”。甚至公司“缩减规模”和出售资产的计划也被财务顾问和会计师事务所拒绝。

祸不单行。

监管机构还要求张子岛发布的半年度报告解决许多问题。

9月17日,面对深交所给出的回复询价信的截止日期,张子岛晚间宣布将推迟回复询价信,力争在9月20日前完成对询价信的回复。

《投资时报》的研究人员从询证函中注意到,章子岛公司董事罗伟新投了一张“弃权票”的半年度报告,深交所连续14次要求该报告。这些问题主要集中在公司业绩、会计和经营的实质性变化上,指出了企业半年度报告中财务问题的核心。

董事们投了弃权票,许多数据波动很大。章子涛的财务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12.88亿元,同比仅下降8.55%,但净利润直线下降,从去年同期的1465万元利润下降到2359万元净亏损,降幅达261%。

连同半年度报告,罗伟新主任也投了弃权票。

罗伟新在一个重要的提醒中说,“上市公司提交的文件和资料,再加上我的专业背景,不足以让我对拟议案形成完整、专业和严谨的判断。出于对大多数中小股东负责的态度,我对半年度报告投了弃权票。”

这一不寻常的举动引起了监管机构的注意。

深交所的询证函首先关注了张子岛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变化不一致的原因。

根据张子岛上半年营业收入较去年同期下降8.55%,但净利润较去年同期下降261%的数据,询证函要求张子岛解释报告期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大幅下降的原因和合理性。

从半年度营业收入和成本表可以看出,张子岛的成本数据在许多地方波动很大。

在子行业方面,张子岛收入同比增幅最大的是水产养殖,增幅为14.42%。

然而,相应的经营成本同比增长60.92%以上,直接导致毛利率同比下降20.67%。

产品方面,扇贝、海参、鲍鱼、海螺四大产品类别中,海螺经营成本同比增长150.66%,毛利率大幅下降53.35%。

海参价格上涨64.92%,毛利率下降7.65%。

针对海螺成本的大幅波动,张子岛表示,主要原因是2019年之前海螺的成本主要是收集和运输成本,不包括海上使用黄金的成本。

从2019年起,将根据主要水产养殖产品所占面积调整分摊海域使用成本。

作为回应,深交所要求张子岛解释海螺是如何在2019年之前获得的。如果是养殖方式,需要说明未分配海域使用基金成本的合理性和2019年后调整海域使用基金分配的合理性。

鱼子岛近年股价走势(单位:元/股)数据来源:风的“虾贝灾难”一再为上半年业绩损失承担责任。罗岛再次将原因归咎于虾夷扇贝。

张子岛在其半年度报告中表示,2019年上半年,由于虾夷扇贝养殖场灾难的影响,以及全球经济放缓和持续低迷的市场环境,公司的经营负荷很重。

然而虾夷扇贝易受许多外部因素的影响。

在公司面临的风险中,张子岛表示虾夷扇贝适合分布在混有小石块的软沙地。水深需要合适,太深会影响生长,太浅不会受到风浪的影响。

此外,水温范围为5-20℃,盐度为24-40 ‰。

然而,异常的气候、食物供应的变化、天敌和养殖能力都是影响虾夷扇贝生存和生长的因素。

面对如此脆弱脆弱的扇贝,询证函要求张子岛解释为应对虾贝灾害所采取的有效措施,并详细展示虾贝灾害对公司可持续经营能力的影响。

事实上,作为一家海鲜养殖企业,在鱼子岛很难用一个简单的“扇贝灾难”来说服市场,那里经常发生“扇贝大逃亡”。

此外,7月9日,中国证监会刚刚向其发布了行政处罚书,披露了金融欺诈、虚假记录等问题。

根据中国证监会的调查,张子道、吴厚刚等人涉嫌违法的事实包括涉嫌金融欺诈和内部控制重大缺陷。2016年年报、2017年年报、2017年虾夷扇贝年终盘点公告、资产核销及存货跌价准备公告涉嫌虚假记载。

根据委员会的调查,2016年张子岛实际被占面积比账面多133,300亩,导致运营成本虚假降低6002.99万元。

与此同时,张子岛的面积比2017年的实际情况多了57,900亩,2016年实际收集的部分海域转移到2017年结转的成本,导致2017年经营成本膨胀至6,159.03万元。

鉴于扇贝养殖已经成为市场投资者的“责难”,罗岛在半年度报告中透露,计划逐步用海螺替代扇贝。

关于海螺经营成本飙升,张子岛表示,近年来,该公司在虾夷扇贝底种收入中的份额有所下降,海螺收入份额逐年增加,海螺采集海域面积与虾夷扇贝底种养殖面积基本相同。因此,从2019年开始,公司根据主要养殖产品所占面积调整分摊海域使用成本。

无论是扇贝还是海螺,如何界定海洋生物资产是一个审计难题。此外,由于张子岛有“犯罪记录”,要让市场相信其透明度和完整性确实不容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