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背包客便车式旅程 感激这意外的雪中送炭

【作者:Mawi】 刚开始我的背包旅行时,搭便车旅游(hitchhiking)并不在我的初衷计划里,却因在印度错过了末班车,无奈之下只好开始徒步走回40km外的背包客栈。大约走了几公里路,一辆骑着两个印度青年的摩多车停下与我搭讪,并自愿把我载到下一个车站迨车。在欧洲从来没看过三个大男人骑在一台摩托车上,在印度却见怪不怪,三人行就这么浩浩蕩蕩风驰路上!我万分感激这意外的雪中送炭,却也因此开启了我往后的背包便车式旅程! 我站在HumptyDoo路上正思考着通往KakaduNationalPark的路时,遇见了我第一故事的车主。他是个约三十五岁左右的青年,路过时十分乐意为我的路程接力。车上他询问是否有兴趣去他家与他女友一起享用晚餐,如果不赶时间也可以露宿一晚再上路。我看着天色渐暗,这二十里外应该也没办法迨车或,所以也答应了!在千万别想野外非法露营,随时都会有警察巡逻而被开罚单。 路上聊天,他説自己被收押警察扣留所数次。最近刚刚被放行,但还在保留期中,夜间也许会有警察登门巡逻查询叫我别见外。Wow!这经验可前无首例!我暗中揣摩眼前的情况以确定其中安危成分。他被关押数次原因为何我无从得知,但在路上也相谈甚欢,大约驾驶了20km我们便到了他的家。Hmm,这”家”其实不是个家,乃是个旅宿汽车。女友已备好晚餐,递上啤酒盛情邀请我开餐。他们期间也递上水烟斗问我是否也来一口。我有些惊讶,不是説也许会有警察巡逻吗?这又是酒又是烟的,还真能的!我估计着水烟斗里类似大痲,但也不动声色,礼貌地拒绝去了,并告知他们説我需要在campervan外扎营,互道晚安便各自休息。这还真是个特别的一天!为尊重他们,我并没拍下什么照片,却特别拍下了那campervan外十分漂亮的黄昏。夜幕低垂,是时间休息了。。。 图摄Gunbalanya一夜相安无事,我在第二天道别后便继续上路。迨了一部车驶了约200km到一个叫”Jabiru”的小镇,再驱车到目的地—-Oempelli。官方叫Oempelli,原住民叫Gunbalanya。它坐落于KakaduNationalpark的后方,乃是原住民保留区,诺要前往,需预先申请準证。早晨的Gunbalanya犹如仙境,湖边挤满了相依的pelicans鸟儿,一切都好平静。 图摄Gunbalanya,Landofaboriginal 图摄Gunbalanya,aboriginalvillage天气有些炎日,我一个人走进原住民村庄溜达。老实説先入眼帘的情景有些不堪。翻倒的车,燃烧着的轮胎,远处狂吠狴犴,直觉上就像美国电影里的犯罪刑场。听闻澳洲部分原住民都会酗酒成性,懒散过日。就在这时候,眼前迎来两个高头大马,有点凶神恶煞的黝黑原住民。我有些惶恐不安,不断思考下一步反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